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计程车没带钱
计程车没带钱
「师傅,去XX路……」

  路上我发现计程车司机一直在用後视镜看我,我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胸前,两腿也并得更拢了。不过即使如此司机还是不断用後视镜观察我,导致他开车的时候经常不注意前方车辆而连续多次急刹车。

  这让我有点忍受不住了,於是道:「师傅,麻烦你开车专心一点啦!」「小姐啊,不是我不专心,实在怪你身材太火辣了,又没穿内衣裤,你让我怎麽专心开车啊?」计程车司机回答道。

  「你别乱说!」我怒斥道。

  「我哪里有乱说,我看到你从酒店门口出来,你的T恤这麽紧身,有没有穿内衣一看就知道了。而你的裙子就更不用说了,走下台阶这几步我清楚得看到你没穿内裤,而且丝袜还是破的。」

  「你给我闭嘴,你太过份了!」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但是我不希望继续再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绕了。

  「我没说错吧,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小姐,你帮那两个客人服务一定赚了不少钱吧?」

  听到「钱」字,我一下子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我的钱包放在了牛仔裙里,而牛仔裙昨天被赵老板送给一个陌生男人了,我现在等於是身无分文。这下我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再也没有先前的气势了,低声对司机说:「师傅,不好意思啊,我钱包忘带了……」

  「什麽,你钱包忘带了?那客人给你的嫖资呢?」「我……我没拿……」

  「干!哪有你这种小姐,让客人嫖了还不问客人拿嫖资的,真是晦气。你给客人白嫖,就有理由白乘我的车吗?」司机厉声训斥道。

  「对……对不起……师傅……到家我上楼拿给你吧!」「你到底懂不懂,我们出车最晦气就是碰到两件事情:一个是一大早就载到个小姐,一个是乘客乘车说没钱的。这倒好,一下子两件事情都给我碰上了,我今天生意也别做了……」看来司机不想如此罢休:「既然你没钱,我乾脆送你去警局算了,你要道歉就对警察说吧!」

  「啊……不……不要了……要不……我回家去拿钱……你一天赚多少……我都赔给你……」

  「你们做小姐的钱我不收!」

  「那你想怎麽样随你说,只要别送我去警局……」「这可是你说的哦!」司机带着淫淫的笑声说道:「要不你给我玩一次吧,我不收你的钱,而且嫖资也照给你如何?」

  「可这大白天的,我们去哪里啊?」

  「你跟我走就是了……」说着,司机往一条陌生的路开去。

  车子开了很久,终於来到了一处荒郊野外停了下来。这时司机师傅打开了驾驶室这边的车门并让我下车走到驾驶室旁,然後脱掉上半身唯一的这件T恤衫。

  我下车後四处望了望,发现这边似乎确实没什麽人,才放心地去脱T恤。

  随着我撩起T恤,我的那对双峰立即便赤裸裸地弹了出来。这是我身体上最骄傲的部位,很多男人看到我那赤裸的胸部两眼都会直楞楞地盯着不放,似乎这位司机师傅也不能免俗。

  「好大啊!」坐在驾驶室椅子上的司机师傅惊呼道,同时双手几乎机械式的往我胸部袭来。我则对他报以一个理解的微笑,同时略微把身体下沉了一点,好1不可否认,刚才司机用那种带有威吓性的手法把我带到了这里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此刻看着他如此着迷的眼神,让我把之前的不快抛在了脑後。有人说,「女为悦己者容」,我便是那种可以善待任何一位悦己者的女人。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我的这一动作,司机师傅也不再有刚才威吓我的那种气势,转而变成了一个温柔的男人,双手轻抚着我的胸部久久不愿离去。

  乘着司机专心致志地把玩我胸部的时候,我又观察了下周围,发现不远处有个仓库,从仓库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门可以看出已经被废弃很久了。於是我拉起司机的手,把他带到了仓库的外墙边——背依在墙上,对司机说道:「你亲一下我胸部吧!」司机听了开心的点了下头,然後以半蹲的姿势让嘴凑到我的胸部舔了起来。

  他的舔弄技术很纯熟,没有太多的暴力,舌头在我胸上若即若离,有时偶尔又会轻咬两下,随後又一阵的若即若离……这让我很销魂,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已经慢慢流到了大腿根部。

  我明显感到下身的慾望又再次被勾出,於是我轻推开司机,转了个身,猫下腰,一只手扶住墙壁把屁股微微翘起、另一只手拉起裙摆,双腿呈45度张开,湿漉漉的阴户完全暴露在了司机的面前——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撩人的动作,几乎所有男人在这样的挑逗下都会急不可耐地把肉棒送进我的阴户。

  我这样做一方面是被他的挑逗勾引出了慾望,另一方面也是对他刚才这般温柔的一种奖赏。然而这次司机没有再次落入俗套,我感受到的并不是他的肉棒,而是他的舌头——他居然开始舔起我的阴户来了。

  我很喜欢被别人舔我的阴户,但作为「妓女」的角色,很少能有如此这般的待遇。在大多数客人的眼里,妓女的阴户是「肮脏」的,即使他们表面表现得有多尊重,可骨子里始终有一种对妓女的藐视。

  「你有没有带安全套?」司机在我阴户那边舔弄了好久,终於开始说话了。

  「没有,同钱包一起搞丢了。」我回答。

  「哎!」只听司机一声叹息:「这周围荒无人烟,要找个便利店买安全套恐怕都不行。」

  「司机师傅,真不好意思,」这时我反倒有种愧疚感,看到他裤子早已撑出个小帐篷,想必早已慾火焚身了,於是道:「要不……师傅,你直接干我吧!」「还是算了,并不是我嫌你,而是我知道你们做小姐的也不容易,你们有你们的行规,我不想你因此而破例。」看得出司机很诚恳的说着。

  听了这话,我感觉鼻子一阵酸楚几乎要落泪,於是也顾不上别的,转过身面对着司机快速地解下他的裤子,随後跪下身,一口上去含住了他的肉棒帮他口交起来——即使他干不了我,我也要想法让他释放後才离开。

  然而纵使我拿出所有「口技功夫」,司机也很享受着我服务,可是这样弄了快半小时,他始终没有射出来。

  「真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刚把公粮缴给了老婆,现在恐怕就这样是弄不出的。」司机解释道。听到这个我差点笑了出来,哪有人会把这个都「交代」啊?

  不过看他一脸的无辜样,我只好忍住没笑。

  就这样,司机悻悻地回到了车上,我赶忙跟着他一起。等他坐上了驾驶室,我并没有上车,而是把身上的裙子也脱去了,然後跑到车头前。

  「你这是干嘛呀?」司机诧异地问。

  「我想帮你啊!总不能让你就这样回去吧?」我回答道:「看好了,!」说着我开始扭动起了身体,双手开始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据说男人都是靠视觉和听觉感官来获得大部份高潮的,有时候这样子表演反而能让男人容易释放——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就在我扭动身体表演自慰的时候,我看到车里的司机在那边轻微地颤动,我猜这一刻他正在帮自己打飞机吧!

  於是我更激烈地抚摸自己,甚至爬到了车头,用屁股对着车窗蹲下,然後把手指伸入阴户旋转并伴随着浪叫:「啊……师傅……你的鸡鸡……好厉害哦……我想要你干我……你用力插我吧……我喜欢你……」就在这样的语言和淫荡的动作刺激下,我感到整个车子都在震动,而且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我尽量保持着和车子震动差不多的节奏表现出自己最淫荡的样子——直到整个车子再次恢复平静後,我以最快速的速度跑到驾驶室,司机此刻的手还扶着肉棒……我迅速把嘴凑过去,舔走了司机手上的精液,然後再次把他的整个肉棒含在了口中,用我的嘴帮司机清洁乾净肉棒上残留的精液。

  回家的路上我和司机师傅很放松的闲聊着,让我意外的是,这个司机师傅以前从来没找过小姐,甚至结婚後除了他老婆以外,我是第一个和他「亲密接触」的女人,之前的一些误会也逐步得以释怀。

  车子终於开到了我家门口,司机师傅没等我下车,拿出一叠钞票塞了过来,「这是给你的……」司机道。

  「不用了,我不该收你的钱,其实我今天根本没帮到你,是你自己的手帮你解决了问题,哈哈!」我回答。

  「你别取笑我了,这个钱也不完全为了前面的事……我看你的钱包连同昨天客人给的嫖资都丢了,这些算是给你些补偿。你做这行赚的都是辛苦钱,丢了很不值……就让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帮你一次吧!」司机笑着说。

  「好吧,我叫Sandy,以後你想我就找我玩吧,我不收你的钱,随时都可以!」

  「哦,那你也别一口一个师傅了,叫我小锺吧,我可没老你几岁。你以後做生意要用车的话就叫我,我也不收费哦!这样你也安全,不用担心再有司机威胁你了。」

  说完这些,我们彼此互换了电话後道别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