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深夜卧铺多肮脏
深夜卧铺多肮脏
夜已深,火车依旧在夜色下迅疾的前行着,车上的乘客早已进入了熟睡之中。

  车厢内,本是粗重、烦躁的呼噜声,在火车发出的声响掩盖下淡化了许多。

  透过窗口传进的微弱光线,依稀能够看到风承诺姿势依旧的向外侧躺。而叶璇的娇躯则是面向内侧,被子不知什么时候脱离了身子,被夹在了双腿之间。

  对面一道黑色的人影悄悄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在稍微停顿了一下后慢慢地走下床来,轻手轻脚地蹲在了叶璇的床边。叶璇修长的大腿,在微弱的光线下更是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美,撩人心魄。一只咸猪手,就这么悄然地伸向了那迷人的风景地带。

  也许是身体的自然反应,睡梦中的叶璇似乎感觉到自己大腿上痒痒的,突然将娇躯翻转过来,正面趟着,却是依然处在睡眠之中。

  黑影被叶璇这一个翻身着实吓了一跳,立马将咸猪手收了回来,并停止了自身的小动作。待过了一会发现没有异常,黑影才放下心来。而此时正面躺着的叶璇,双腿微微分开,笔直地伸展开来,却是更加的撩人心魄,无形中透露着诱惑呻吟。

  黑影再次伸出了咸猪手覆在叶璇的大腿上轻轻摩挲,那光滑细腻的美妙快.感,再次通过手掌汨汨传来。再加上处在这种高度紧张刺激的气氛下,黑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动作也越来越大,摩挲在叶璇大腿上的咸猪手更是向着大腿内侧轻柔缓慢的前进着。

  睡梦中的叶璇突然惊醒,透过微弱的光线依稀可以辨别出一个人影蹲在了自己的床前,而在自己大腿内侧,正有一只火热的大手向着那神圣的地带缓缓地进犯。

  急促的呼吸声由黑影口中发出,其中还夹杂着一种似痛苦又似享受的呻吟声。

  叶璇顿感一股不知名的液体突然喷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想起风承诺睡前的话,她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正在被人猥亵。

  一声尖锐的叫喊将风承诺惊醒,他睁开眼睛的瞬间,正好看到仓惶逃回床铺的黑影。一,对着躺在床铺上的中年人一顿拳打脚踢。愤怒的风承诺拳脚几乎挂着风声,力道之大,可见一斑。

  中年男人哪里能够承受风承诺如此狂风暴雨般的折磨,身体被招呼到的地方,如同被车轱辘碾过一般,一下痛过一下。他想反抗、辩解,此时却是有心无力,只能用手护住脑袋,同时将身体尽量的蜷缩。即使如此,那钻心的疼痛仍让他忍不住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惨叫之声。

  这边的吵闹声将车厢内的大部分乘客惊醒,见有人打架,一群吃瓜群众饶有兴致地起床围着看起了热闹。更有甚者嫌看的不清楚,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视觉效果明显有所提高。

  一名年轻的列车员赶到时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风承诺对着一名乘客一边倒的大打出手,而被打之人的惨叫声使人闻之生寒。列车员急忙大喊一声“住手”,上前抓住风承诺的胳膊欲进行阻止。

  愤怒中的风承诺哪里是一个小小的列车员能够阻止的,见有人阻拦自己,风承诺怒喝一声:“给老子滚开。”

  胳膊一用力,风承诺硬生生将那可怜的列车员甩了出去。这下可苦了身后几个躲闪不及的看热闹的乘客,被撞到的人只感到胸口一阵疼痛难忍。

  列车员大怒,火车上可是他们的地盘,何时被人如此对待过。大喝一声,再次冲了上来。风承诺只是瞥了一眼,带着闪烁的凶光,抬腿一脚将列车员给踹了回去,可怜的列车员冲上来的快,被踹回去的更快。

  身后看热闹的乘客这回有了经验,见状想要抽身躲闪,可是火车车厢就那么点地方,此时看热闹的人又都挤在一起,哪里能躲得开,再一次为列车员当了垫背。

  腹部的疼痛让列车员好一会没有直起腰来,就像是一只煮熟的大虾。这下却是无论如何不敢再盲目的冲上去自找苦吃了,忍着疼痛按下对讲机呼叫援兵。

  见愤怒中的风承诺连列车员都打,而处在他拳脚下的中年男人渐渐失去了声音,从口鼻中流出的血液更是将他的半张脸染红。叶璇面上大惊失色,哪里还顾得貌美的列车长李玲,年过四十的她看上去像是三十出头的贵妇,盘着的发饰下一张洁净的面容,无形中给人一种亲和力。一身制服装将她丰满的身材呈现出来,却并不显雍肿,反而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舒适感。

  一开始,李玲在听到火车上有人打架后并未放在心上,可是当她听到打架之人在乘务人员的眼皮底下将受害者殴打致昏后,心中又惊又气。惊的是动手之人太过于嚣张,气的是乘务人员竟然阻拦不住。

  当李玲挤过拥挤的过道,看到风承诺正在安抚哭泣中的叶璇,而躺在对面床铺上的中年男人却是满脸是血,已经陷入了昏迷。她刚要开口质问,目光却无意间看到了中年男人那裸.露在外边的罪恶之源,上边似乎还沾有乳白色的液体。

  李玲面上表情先是一僵,随后被涌淌而来的燥热之感抚化,俏脸微红,像是染了少许胭脂。慌乱的将目光移开,不敢再看,经验丰富的她已经猜出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气氛顿时有些压抑,车厢内一时安静下来,落叶可闻。

  过了一会,李玲目光带着好奇与困惑,再次落到了风承诺的身上。只见他刚毅的面容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深邃的眸子里带着柔情与专注,仿佛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只有怀中的女孩。

  李玲心情复杂起来,实在是想不通这样的一个大男孩竟然会出手那么狠,看来爱情真的可以让人疯狂。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不论谁对谁错都应该有一个了结,李玲眼中又恢复了清明干练,朱唇轻启,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你们两个跟我来一下办公室,解释一下事情的原委。”

  风承诺面无表情,抬眸看了李玲一眼,语气平淡的回应道:“不好意思,我妹妹受了惊吓,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就可以。”

  李玲还没有说什么,倒是之前被风承诺打过的列车员眼睛一瞪,出言怒斥道:“你小子怎么跟我们列车长说话呢!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让我们列车长站在这里听你解释?”

  李玲不再搭理小李,目光再次落到风承诺的脸上,一双美眸中笑意流转:“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讲诉事情的经过?”

  风承诺一时没有明白过来,“有何不可?”

  李玲又笑着问一旁的叶璇,“小妹妹,你也同意在这里说么?”

  “啊?”叶璇大感惊讶,没想到李玲会突然问她。

  当她抬头看到李玲脸上那温和的笑容时,才恍然大悟,这里这么多人,自己怎么好意思讲诉事情的经过呢?

  叶璇感激的冲着李玲挤出一丝笑容,对着风承诺,说:“我们还是跟着列车长去她的办公室吧。”

  风承诺看着叶璇脸上突然爬起的些许红润,后知后觉的理解了李玲的好意,点头同意下来。

  其实李玲心里大体已经能猜出事情的经过,让风承诺两人去她的办公室只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一对准备入学报到的大学生,李玲不但没有为难他们,而且还特意向赶来处理此事的警察说情。

  警察同志表示理解,像这种猥亵女孩的事情时有发生,挨打只能愿他们自作自受。但出于职责需要,还是象征性的教育了风承诺几句,告诫他以后在碰到这种事情第一时间要报警,然后抬着昏迷的中年男人下了火车。

  经这么一折腾,风承诺哪里还有丝毫的睡意。垂眸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叶璇,那双灵动的眼睛此时正微微的闭着。如果这件事情在叶璇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对于风承诺而言,宁愿让生命透支,也不愿让承诺欠账。

  “对不起,因为我的大意,让你受到了惊吓。”风承诺轻声呢喃。

  他的声音充满着磁性,带着深深的自责,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传进了叶璇的耳中。叶璇没有出声回应,继续装睡,心里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搅合在一的感觉在心中悄然萌动。

  当风承诺为了她不顾一切的时候,在她的心底似乎有一种错觉,那莫名的情绪似乎在改变她原有的认知。

  自己对他的感觉,真的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情怀吗?可能已经分不清楚了,又或者从来就没有分清楚过。

  “也许是上天看我可怜,不忍再捉弄于我,将你恩赐于我的身边,慰籍我千疮百孔的心灵。这份莫大的恩赐,我将用生命去珍惜。”叶璇在心中默默的念着。

  叶璇心底最真诚的情感,却是没有向风承诺提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