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英雄救美之列车员的回报
英雄救美之列车员的回报
开往东川市的列车上,白小川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翻着不知道是谁扔下的一本书,书名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内容非常的精彩,看的白小川血脉喷张,不是的有一种想女人的冲动。

白小川是一个因为受伤退伍的特种兵,拿了一笔钱,不算多,也不算少,十万。就被彻底的踢了出来。

“大家好,我是本次列车的乘务员兰秋雨,如果您要是有什么要求可以随时找我,我会尽力的为您效劳。”兰秋雨用甜美的声音和大家打着招呼。

白小川看着眼前的这个乘务员心说,我靠,我现在想和你那个,你能行吗。

白小川是在心里想,可是有人却在嘴上说了出来。说话的是一个脸上有一道深深疤痕的中年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刀疤脸举起手来,示意兰秋雨过来。

兰秋雨一米七零的个头,细腰,丰臀,两个大白兔一走起路来忽闪忽闪的,让人看了眼晕。

由于是夏天,制服紧紧地裹着身体,让那些男人想看到的东西几乎都看到了,尤其是弯腰的时候,能看到白花花的两团和深深地事业线。

本来以为兰秋雨会生气,可是兰秋雨没有,而是笑呵呵的来到了那个刀疤脸的身边,俯下身子说:“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刀疤脸的眼睛盯着兰秋雨的胸前,半天没说话,可以看到他的喉结在不停的上下运动着。

良久,刀疤脸说:“妹子,你说什么忙都可以帮是不是?”

兰秋雨说:“我会尽力。”

刀疤脸指着下面已经高高耸起来的裤裆说:“现在他最需要帮助,你看能不能帮我。”

白小川看着兰秋雨,本以为她会发脾气,可是,兰秋雨笑了,说:“可以,没问题。”

刀疤脸也惊呆了,本想耍一耍这个漂亮的妞,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其实刀疤脸是想看到兰秋雨落荒而逃的样子,最好有几声尖叫。可是他估计错了。

刀疤脸心说,我艹,既然你都不怕我怕个球。说:“那咱们两个找个地方呗、”

兰秋雨笑嘻嘻的说:“大哥,这件事不用我去,你现在赶紧去厕所,现在人少,你在里面愿意怎么叫都没人听得见,泄了火再出来。呵呵。”

兰秋雨的一番话把所有的人都逗笑了。

刀疤脸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心说,妈的,让他给耍了。 恼羞成怒,一把手就把兰秋雨搂住了,手一下抓住了她的那团柔软。

所有坐车的人一下子从昏昏欲睡中醒了过来,都踮起脚尖看着这里,更有甚者直接占到了椅子上。

兰秋雨知道玩笑开打了,尽力的挣扎。

那两只大手不停地在她那里揉搓着,虽然是被轻薄,可是兰秋雨却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

脸颊开始飞红,呼吸都开始不匀了。毕竟是当着大家的面,脸还是要的。她不停地呼喊救命,可是声音变得有气无力。

白小川最看不得欺负女人,心说,艹尼玛的,简直是畜生。

也没有多想,上前照着刀疤脸的后颈部就是一记剪刀手。

白小川本来没觉得用多大的力气,可是刀疤脸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手一松,兰秋雨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

白小川伸手把兰秋雨从地上拉了起来,手臂一下子碰到了她胸前的那两团白花花的东西,白小川的心里一动,下面也跟着跳了一下。

这时候乘警刚好路过,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就把刀疤脸带走了。

白小川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的看着那本破书,心里面就像长了草,各种不同的身体白花花的浮现在眼前,那里涨的都有些疼了。

当了六年的兵,还没有女朋友,整天的枪林弹雨的,倒也没有精力想这些,可是一旦闲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眼睛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往大姑娘小媳妇的那里看。

现在的年代也是,女人们把该露的不该露的都漏了出来,这种诱惑是致命的,白小川痛苦的不时把内裤使劲的拉近,因为他是在不想再大家面前丢人。

记得在火车站的时候,总会有人过来用暧昧,沙哑的声音说:“哥哥,住店不,有妹妹的。”

白小川忍了忍,心说,去他妈的,自己的第一次怎么也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人总是这样,越想掩饰的东西越是想拥有,白小川仔细的看着书上的每一个字,想象着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场景,来打发这样无聊的时光。

兰秋雨这时候走了过来,一屁股挨着白小川坐下了。

一股诱人的体香传了过来,这让白小川更加的难受。

兰秋雨的一只小手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竟然放在了他的大腿根部,差一点就碰到了那里。

白小川一哆嗦,下意识的躲了一下。

兰秋雨笑了笑,说:“我有不吃人,你躲什么?”

白小川说:“你有事吗?”

兰秋雨没有回答,而是看着那本破旧不看的书。

白小川不好意思的想要把说收起来,可是被兰秋雨一把按住了。

兰秋雨的身子倾斜着,白小川个子比她高出了许多,刚好可以看到她的里面风光。

白嫩,光滑,粉红,白小川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了。这时候他忽然看到那里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在不停地变化着,没多久就变成了一个漂亮的黄豆粒。

白小川感觉到了沉重的呼吸声,放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不老实的抓住了自己的东西。白小川闭上了眼睛。

兰秋雨这时候却站起了身子,说:“你跟我过来。”

白小川有些发傻的看着兰秋雨。当两个人的目光交接的那一瞬间,白小川感觉到来自于兰秋雨大脑里的信息,很短暂,只是一瞬间就没有了,那个信息说:“谢谢你救了我,我想……”

白小川被兰秋雨拉到了乘务员室,门被关上了,窗帘也被拉上了。

离下一站到站还有一个小时,所以有充足的时间发生所有该发生的一切,白小川看着眼前已经解开上衣扣子的美女,脑袋里一片空白……

白小川一开始很克制的没对她 有什么动作,等她收拾完一切,白小川已经在值班的小床上脱的光溜溜的了,鸡巴挺的硬如一 根铁棒。

列车员一上床白小川就把手伸过去摸她的奶子,她的奶子不是很大,可也不小,摸起来挺舒服,慢慢脱掉她的裤子,手在她阴唇间来回扫荡,她有点受不了

白小川看 火候差不多,就把鸡巴举到她嘴巴跟前,她就象见了宝贝,一口就给吞了大半 下去,那感觉真爽,等她舔的差不多了,白小川把鸡巴拿到她阴唇间蹭来蹭去,她在 那哼啊哼的,屁股往上直挺,嘴里直说“快点嘛,快点嘛”

“快点干嘛?”

“你说干嘛”

“你不说就不干嘛”

“哎呀,就是日批,快点,快点……”

“好,我给你。”

白小川挺起已经涨的不能再涨的鸡巴,对准她的逼眼,使劲的 操了进去,鸡巴本身就很大又长,她“啊”的一声说“你的鸡巴好大哦”我 使劲的操了起来,她的淫叫真声音大,让我不得不捂住她的嘴……“啊。啊…… 啊……啊……快。快……啊。

这是剩余的一个小时里唯一一个单调却令人销魂的节奏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