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卧铺车厢的靓妹妹
卧铺车厢的靓妹妹
2003年的夏天特别的热,有天出差,我坐合肥到汉口的火车,那天也好热的,车又不是空调车,真是难受。车大概是晚上九点左右开,没开时,大家都或站或坐,热得直喘气。
    我睡中铺,下铺坐的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身材不算高,但也算是丰满允称,穿条牛仔裤粉红衬衫,好象也是出差的样子,于是我们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就是天气太热之类的~~~~总算开车了,有点点风了,大家开始躺下休息,我也爬了上了中铺,~~但根本睡不下,一方面很热,一方面好象又老想着下铺的那位靓妹妹,把头伸出来看了一下,她也没睡,正仰面躺在铺上,两腿屈起打开,她也看到了我,眼神很有点~~~好象一点都不奇怪,更没有讨厌的意思~~~~

    后来车厢里机灯也暗了下来,但外面还是不时有点点灯光可以照进来,隔不到十多分钟,我又忍不住伸出头看了一下下铺,那个妹妹还是没睡,只是侧了身躺着,衫衣一角卷了起来,在一闪而过的朦胧的路灯下,分明可以看到她一点白白的腹部,还有牛仔裤也有点松,露出了腰部和PP之间的一点点圆浑的地方,我看得都有点发毛了,估计同大热天口渴看见了大西瓜一样吧,正在失神时,她居然转了一下身,又仰面朝天地睡了,眼晴大大的看着上面~~~肯定看见我了,她的目光好象没躲闪,我也就更胆大了,居然对她笑了笑~~我感觉她也轻微地笑了一下~~~~
我的内心已经开始冲动起来了,于是我就翻身下来,装着要去上厕所的样子,用手撑着下来时,用脚故意碰了一下她有脚趾,她也没什么反应,我跑到厕所呆了几分钟后又跑了回来,她侧身面朝里睡着,身材起伏有致,很诱惑人,我估计她没这么快睡,哦,对面下铺是没有的,反正我没留意,好象一直没见到有人,准备上去时,我突然灵机一动,就坐在了她脚那头的床边,装着太热睡不着的样子,~~双过了几分钟,她的小脚动了一下,就放在我的手边了,我忍不住用手碰了一下,~~那是一双肉色的丝袜,可以感觉到她的温度,我开始是装无意的样子,她居然没一点反应!我开始胆大了~~
    也不知我当时怎么那么大胆,也不管有没有人会在车厢里走动了,好象那时真的没有人走动。我开始发动总攻了,用手开始抚摸起她的脚背了,一只小巧玲珑的玉脚,我用手反复地轻抚着脚趾脚背和脚踝~~我知道她是很清醒的,但她似乎也蛮享受,~~一直没有动,随我怎么抚摸她的小脚~~~~我越发胆大了,就干脆坐到了床边的中间位置,也就是她的腰间,手也顺着摸到了大腿和她的PP,隔着牛仔裤,感觉不是很舒服,好象是走程序一样的,我把手伸到了她的腰间,摸她的肚脐,也用手伸进裤腰里面,可以摸到PP的上半部份~~~我感觉她有点激动起来了,动了一下,贴我更近了,我看了一下,她眼晴似睁似闭,脸上淡淡的有点笑容~~~
    就这样,她的腰贴得我挺近的,我们好象一对情侣一样了,现在我只担心被车厢里其它的人发现就不好了,但快十二点了,基本上都睡着了,对面下铺也没有人,反正一直是空的。我的手也开始往她肚子上面游走了,碰到了她有点点硬的文脑,我一时有点不知怎么办了,只是在外面摸她的乳房,感觉蛮大的,后来发现文胸不是很紧,就用了点力往上一推,居然一下就推上去了,这下她的RF完全在我的掌握中了,感觉好大好结实的,乳头有点发硬,但不是很大,我低头看了一下,昏暗中也能感觉到好白嫩~~
 到这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有时也真是无巧不成书啊,那一阵都没有人从旁边走过,~~~我用手在她两个波上来回地耕耘,有时也摸到她滑嫩的腹部,摸摸肚脐,然后顺着裤腰也往里面摸了下去,但不能将长裤脱下,始终伸不太进去!内裤也摸到了,感觉挺小的,扯了几下裤边边,调皮地轻轻地弹了弹~~后来她动了动,然后朝内附身睡着,干脆将头枕在一条手臂上,半眯着眼,好象是自己睡自己的,又好象是在享受我以她身上的工作,用PP对着我,我忽然发现她的牛仔裤其实可以扯得很下的,就用了点力往后扳,当然也不敢扯得太下,但她的PP却露了至少有三分之一出来吧,白晰浑圆的,很青春健壮的感觉~~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大家似乎都睡的挺香,只有火车的隆隆声在耳边不停地滑过~~~

    正在这时,车到了一个站,由于站台的灯光比较亮,又怕有人上来,我只好收了手,将她的牛仔裤往上扯到了正常位置,感觉心有点砰砰直跳,然后用手放在她背上,就象普通情侣一样~~~好不容易车又启动了,也没上来一个人,车厢又恢复到之前那样了,似乎有人上上了下厕所,但也没怎么注意我们,我也愈加坦然了,又用手摸索着她的两个RF,柔软温存的很充实,我估计她一直都是很清醒的,虽然不主动,但一点没有抗拒的意思。我继续在她身上抚摸,慢慢的她有点半转身地趴着睡了,我又将她的裤头往下扯,扯到PP都露出了不少了,一条小小的三角内裤不知是白色还是黄色,反正颜色很淡的,我扯住其中两条边,抓到一起,用了一点力拉了好几下,她有了点反应,我又用两根手指尽量往里面伸过去,感觉到了一些滑腻而柔软的毛,不是很多,我没有继续往里伸,也伸不进去了~~
    我的手又不想拿出来,就这样在那块地带摸来摸出,有几下手伸进去较深,明显感觉那些靠里面的毛有点温热有点清潮,这时我的心里也是有点猴急了,下面早就是硬梆梆了,但又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不可能在车上同她做,她再配合我想也没到敢在车上同我做的程度吧,那时车厢挺暗的,车还是轰隆隆不停地沿着铁路往前延伸,我感觉实在有点忍不住了,用一只手拉下自己的裤链,将早已撑得难受的JJ尝试性地露了一个头出来,因为她的PP一直是朝外贴着我的,现在又白花花地露了一小半在我面前,我于是也侧过一点身,将JJ头直接顶在上面,我想她应该是知道的,慢慢的,我在上面磨了起来,另一只手就反身捉住她的一只波`~~
就这样,一边用JJ头在她PP上磨来磨去,一边用手在她的两个波间游走,那时候的感觉吧,反而不知道什么紧张了,只觉得那是本能在让我那样冲动大胆,~~~~~JJ在摩擦中越来越粗了,有时用她的内裤边包住,有时用手用按在她的PP上,可能是年轻的原因吧,我感觉她的PP弹性很好,有点偏紧那种~~~我还是有点不敢磨的太久,主要怕列车员发现就惨了,后来JJ已经硬的不行了,她裤子没脱下来,所以是不可能插进去的,我也没这种打算,她也不一定会接受~,我有意识地加快了活动的节奏,只感觉有股激流从身体内涌出,越来越把握不住了,我知道要来了,就贴近她的耳边,下面全部洒在她的PP上了~~~感觉她也有点激动,脸颊往我嘴边贴了过来~~~
    我相信她是能感觉得到我刚才作了什么的,而且在那一刻,我明显感觉得到她也有点压抑的激动,头都有点点微微抬起,~~~我俯在她耳边,一时也懒得动一下,只想享受这暴雨后的清新,她也一样,现在想来也真是胆大,要刚好有人走过的话就惨了。我贴着她的耳根和脸颊,嗅着她发梢发出来的暗香,就这样保持了有好几十秒吧,也不想去打扫战场。慢慢地恢复了冷静后,我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了,不知把她的裤子搞脏了没有,我直起身准备找手纸帮她清理一下,些许慌乱中,一时也找不到手纸,这样她的被子又提不起来,四下看了一下,另一头似乎有人在走过来,没想到的是,她一下子将身子扭转了过来,仰面朝上,将我射在上面的子孙全部压到了她的下面,自己将裤子得了上来,这下我可松了口气~~~
    有的事情你不得不相信很奇巧,我刚定下神来,她也躺在铺上,似乎也是松了口气,通过窗外透进来的一些昏暗的灯光,我看到她在看我,我也瞄了一下她,整个过程中我们都没有说一句话,真是尽在不言中,她的眼神泛着波光~~~这时远处的一个人走近了,好象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摸摸索索地,居然坐到了我们对面那个空着的下铺上了,不知是补票来的,还是怎么的,那时都快一点了,我本想睡在对面下铺,好继续作点什么方便些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只好悻悻地起身,到厕所去了一趟,这趟车比较旧,条件差,值班的人也不见影,坐车的人似乎也无精打采的,个个都在昏睡中,通过这个离奇的艳遇,我一直都在兴奋中,作梦一样,反而没有睡意了,回到铺位时,我看她已经侧身朝里睡了,不知有没有睡着,我也不好现再呆在下面了,爬到了中铺,躺在在那里眼晴还是大大的,车也快到汉口了(早上6点多到),我在想明天一
【完】